Philosophy

〈哲學新媒體〉專案啟動與擴大招募成員

2014 年六月底到七月初的時候,我連續寫了四篇關於哲學家來創業的系列文章,闡述一個即使是對哲學人來說也有點瘋狂的想法:透過社會創業來改善台灣目前哲學生態的現實困境,擴大哲學人對哲學專業與前途的想像。這幾篇文章當時受到不少人轉載,也吸引了好些哲學人與網友來信表示願意一起嘗試實現這個想法。

哲學新媒體專案——招募中

在〈哲學家來創業〉系列文章1刊出後,有些網友寫信來表示有興趣加入哲學媒體這個專案。當時我提到說人夠多的話就開個 Google Group 群組,大家一起討論。7/1 開始,我們就已經在群組上開始進行這個專案的討論了。(是的,在網路世代要搞個專案出來就是這麼快速!)

目前的成員有來自不同學校的研究生、博士生、畢業生與博士後,還有兩位留學生。直到目前為止仍持續有人聯絡我,表示願意加入。

Area: 

哲學畢業生你們在幹嘛?

台灣高學歷者因為供需失衡加上大學生源減少所引發的就業(失業)危機在幾年前就開始浮現,幾年下來除了大學兼任講師的薪水有順勢稍微調升一點之外(還不是全部都有,因為私立大學可能聯合「凍漲」),政府與學界都沒有什麼具體的對策。一直到現在問題繼續延燒,部份私立大學教授飯碗不保的情況從預測變成了現實,高等教育不樂觀的發展前景使得研究所生源短缺的問題更形嚴重。由於負面消息時有所聞,今天看到水果日報以頭條的方式報導大量碩博士生爭搶台電技術工作,感覺已經見怪不怪了。

Area: 

哲學家來創業之二:回應〈「推廣」哲學二三事〉一文與其他

這兩天對我來說,真是神奇而有趣的日子。花了三四天撰寫〈哲學家來創業: 打造哲學界的獨立新媒體〉一文之後,我發覺該文太長,討論的議題過多,一直考慮要不要拆成幾篇文章依序發表,最後因為太懶太累就算了。為此,還特別在文章開頭寫了警語,提醒網友們沒有心理準備不要來看。結果不曉得是否反而產生了「大白熊效應」1,文章的點閱數發表後的短時間內就破千,社群推送紀錄顯示八百多次的FB分享,而且還在增加中。同時一直有人跑來留言回應,或透過網站寫信給作者。

Area: 

哲學家來創業: 打造哲學界的獨立新媒體

前幾天去參加了台哲會與中哲會兩個哲學會合辦的〈台灣哲學教育的危機與展望〉這個活動,聽到了不少當前哲學界與哲學教育所面臨的危機與挑戰。許多前輩學者與同輩學生(包含雞蛋糕老闆)在場都直陳己見,提出了不少看法與解法來面對這些問題。我當天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主要建議學界把它們所面臨到的問題當作是亟須解決的社會問題來看待(而不只是學界自己內部的問題),同時成立一個獨立的、能長期營運的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來解決這些問題。

Area: 

Coursera 線上公開數位內容課程

去年 (2012) 年末的時候,去聽了場吳鳳科大資管系舉辦的演講,主題是「線上課程開發實務介紹」,主講人是通通學的經營人 artt。artt在去年底宣佈結束繼續營運通通學時1,Drupal 社群上一片惋惜之聲。長期支持 Drupal 嘉義小聚的邱垂鎮老師見到消息後,邀請了 artt 前往吳鳳科大資管系演講,分享過往幾年來獨立建構線上教學內容課程網站的經驗與心路歷程。在聽取了這次演講之後,才知道打造一個線上數位教學平台真是不容易,光收音就是一門大學問,更別提還有編寫腳本、後製等辛苦的差事要做。artt 一個人獨力做了兩年多,付出的精神和毅力令人佩服。(像我一個部落格都寫成月刊了,真是自嘆弗如)

淺談 Entity 的概念

延續上一篇文章<Drupal Commerce 概念架構>,本來打算要繼續講 Commerce 與 Views 整合的主題。不過由於這個主題牽涉到 Views 中的 Relationship 項目,而要講清楚 Relationship 的用法又會涉及 Entity 的觀念,想來想去,覺得還是先把這些觀念弄清楚再繼續講下去會比較好。

街友問題與哲學的不足?

今天在「清大彭明輝的部落格」看到彭明輝教授的一篇新文章,談到街友問題與哲學的不足。讀著讀著,沒覺得從「遊民問題」可以看出「哲學的不足」,反倒只覺得「彭教授應該不爽哲學很久了,拿這問題來痛罵哲學一頓只是剛好而已」。這樣的結論好像只是因為自己在念哲學而本能性地要捍衛哲學的學術地位,然而一來我沒這種癖性,二來我對哲學學術圈的發展本就不抱持樂觀的態度

Area: 

沒事不要來念哲學博士班

前陣子翻譯了一篇Michael Huemer討論哲學學術現況的文章:我應該去念哲學研究所嗎?。翻譯的動機是出於這陣子看到不少深入的文章,討論高等教育以及學術環境的發展問題,而每一篇都是類似這樣的「良心文章」:告知有志於學術行業的學生一些相關的行業生態與「真相」,並勸戒他們不要一廂情願的投入寶貴青春,以免在不遠的將來後悔莫及甚至憤怒退出。我應該去念哲學研究所嗎?一文只是主題專注在美國哲學圈,其實應該也適合描述所有理論性(沒有或不需要實驗室)學科的圈子。而這些文章對於我們這種「頭已經洗一半」的博士生來說,沒有驚訝的感覺,反而有一種「總算有人公開講實話」的如釋重負。

Area: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