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應該去念哲學研究所嗎?

原文出自於Michael Huemer(Philosophy Department • University of Colorado)教授的個人網頁文章:Should I go to graduate school in philosophy? (2008)

雖說他所探討的議題是以美國學制為主,但我認為大部份其實和台灣的情況沒有太大的差別,值得所有有志於哲學的博士生與碩士生深思。

本文經原作者同意翻譯成中文並在本站刊出。如果你有相關的相法或延伸閱讀的文章可供推荐,請在回應中提出。


問與答:

       1.    為什麼你要寫這篇「問與答」文章?

       2.    我要一個哲學學位做什麼?

       3.    哲學教授們都在做什麼?

       4.    我熱愛念哲學。我將來會是個好哲學家嗎?

       5.    我可以在那裡找到工作?

       6.    我以後會教些什麼科目?

       7.    不過我真的很聰明,所以我會是少數幾個在精英學校裡頭的人,對吧?

       8.    我可以透過天份和勤奮在這個專業中更上一層樓嗎?

       9.    我可以透過我富有洞見的文章影響學術界嗎?

       10.  我會在我的專業領域中存活下來嗎?

       11.  我們怎們樣在哲學領域中求取進步?

       12.  那到底有什麼鬼理由會讓我想要成為一個哲學家??



1.    為什麼你要寫這篇「問與答」文章?

許多哲學系學生決定要去念研究所,卻幾乎不知道這個決定有什麼後果,或者不曉得哲學專業實際上是什麼樣子。等日後真相大白,他們已經為這個決定投入了數年的生命,以及或許數以萬計的金錢。他們接著了解說他們一開始對於這個領域的設想是不切實際的樂觀。他們繼續走著他們所選擇的道路,即便說,如果他們一開始就知道事實的話,他們或許會選擇一條不同的生涯路線。我寫下以下的幾個重點,在學生們做出這個抉擇之前,給他們一個比較現實的描繪。

2.    我要一個哲學學位做什麼?

大學的哲學學士學位可以幫你準備進入法律學院並因此得到許多獎學金機會,而一個哲學研究所的學位只能幫你準備去做一件事(除了比較能讓你了解自己在世界上的定位之外):成為一個哲學教授。

3.    哲學教授們都在做什麼?

有兩種哲學系:教學導向的系所,以及研究導向的系所。

研究工作是絕大多數人都想要的職位。教授通常一學期只教兩門課,並且被要求在被認可的期刊上發表文章(一年一到兩篇是可接受的範圍)。你以後可能不會得到這樣的職位。

絕大部分的哲學職位都是教學導向的。一個人一學期至少教四門課。絕大多數負此重任的人只能做一點點研究、甚至無法做研究。如果你認為你在教四門課之外還能做研究,那你肯定在幻想。

4.    我熱愛念哲學。我將來會是個好哲學家嗎?

你對於閱讀與學習哲學的熱愛基本上不算什麼。沒有人會給你一毛錢去讀東西。你將會是個好哲學教師,條件是你很在行向完全不了解哲學並且對哲學不像你那麼感興趣的人解釋哲學。你會做出好的研究成果,條件是你有很多自己的新想法,而且你喜歡把它們寫成文章。如果你常常在課堂上問你的老師說,你應該寫些什麼,那麼你可能沒有足夠多的原創想法以成為一個好的研究人員。

5.    我可以在那裡找到工作?

從XX大學拿到博士學位的人通常會在比較低排名的學校找到工作。在最好學校裡頭的職位競爭非常的激烈(這些學校列在Blackwell rankings裏面)。這是因為每一間這種學校每年會產出,平均說來,好幾位博士,不過每年卻只有釋出一到兩個職位。換句話說,有哲學研究所的大學生產出比他們所僱用人數要多出好幾倍的哲學家。剩下的哲學家會被沒有哲學研究所的教育學校僱用(或者憤怒的離開這個專業領域)。以下是一些我怎麼會去合理評估哲學就業前景的心路歷程:

       a.    在我讀研究所的最後一年,我寄出12份教職申請書。我即將自Rutgers大學畢業,這間學校的哲學系在全國(與全世界)排名第3。我在有名聲的期刊上有兩篇發表文章,並且有來自著名哲學家的強力推荐信。我收到了4份面談回覆。來自UC Davis、William and Mary學院、Colorado大學,以及Utah大學。在這些學校中,我獲得的進一步的校園面試機會,隨之獲得一個在Colorado大學任教的工作(哲學排名第29)。如果沒有這份工作,我或許會繼續待在研究所一年,並且再試一次。至於我會不會有同樣的好運氣就只有天知道了。

       b.    我從1998年就在Colorado大學任教。每一年,我們會友好幾位博士生與碩士生畢業。其中有好些真的非常優秀的學生。隨著時間過去,我卻不記得有任何一個從這裡畢業的學生有在這個國家排名前50的學校裡取得教職。

       c.    我在Colorado大學任教的第一年,我進了遴聘委員會。我們打廣告徵求一個助理教授的職位(開始評比),開放任何哲學領域來申請。我們收到473份申請書,全部都是來應徵一個職位。我後來才知道,那一年不太尋常--通常一年只有兩百到三百人來應徵一個職位。現在,這會讓取得哲學教職的困難度有了某種誇張的樣貌:這不是好像說博士的數目是職位數目的好幾百倍。多數的申請人也會應徵許多不同的學校(每年都會有上百的職缺),其中很多人都已經有了教職,而只是想要在專業領域中繼續向上發展。無論如何,這會給你一些印象,讓你了解在排名好、研究導向的哲學系的求職競爭是怎麼一回事。

6.    我以後會教些什麼科目?

通常來講,那些教哲學的人幾乎不會花時間去教授他們自己的研究或者在該領域中正在進行的研究主題。他們絕大多數的時間都花在教授比較基本的東西。一個大概的類比會是說,你會大學程度的微積分,而你後來被聘去教小學六年級的算術。(這點適用一般的學術界)只有在前50名精英學校裡頭的極少數教授可以開進階研究主題的課程,甚至只有偶而如此。

7.    不過我真的很聰明,所以我會是少數幾個在精英學校裡頭的人,對吧?

可能不會。不管你有多聰明,當你應徵在Colorado大學的理想工作時,你的申請書會變成300份申請書中的一份,而其中至少有20份會看來一樣優秀。這20人都曾經是他們大學裡頭的最佳哲學學生。想想你曾經認試過的最聰明的人。現在,想像一下有20個這樣的人要和你競爭一個職位。這就是大致會發生的情況。

附注:女性應該某程度上會有優惠,出於兩個理由。第1,因為女性比較容易比男性缺乏自信。男性通常對他們的能力與眼光過於自信,而女性通常沒什麼自信。第2,在這個領域中有很明顯的肯定行動(affirmative action )壓力。這不會讓你在頂尖的學校中取得職位,不過會有助於你進入健全的研究所,而且這會讓你得到比較多的面試,讓你大大增加就業前景。而且肯定行動壓力對某些少數族裔來說(非洲裔、拉丁裔,不過不包括亞裔)非常強大,所以如果你是其中一份子的話可以列入考慮。

8.    我可以透過天份和勤奮在這個專業中更上一層樓嗎?

只要你不是從排名前20的學校取得博士,在這個領域中就非常困難再上一層樓。這是因為遴聘委員會在尋找某些簡單的初選辦法,好在他們收到堆積如山的申請書中篩選名額,而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看看申請人的博士學位打那兒來的。遴聘委員會很懶惰而且非常地注重學校聲望。一個新出爐的、只有一份出版品的NYU(頂尖的哲學學校)畢業生,會比某個從Kentucky大學畢業、有20份出版品的人來得有前景。

而即便是這樣,一旦你不是在前50名的學校任教,你就幾乎不可能在這個領域中更上一層樓。這是因為同樣的遴聘委員會,出於同樣的理由,以同樣的眼光看待你現在任教的學校,並且依賴學校的聲望來大致評估你的能力。

9.    我可以透過我富有洞見的文章影響學術界吗?

幾乎肯定是不會。

首先,在哲學界發表文章極其困難。知名期刊的總體退稿率高達90%-95%。一點都不誇張。(如果你發現一份有比這個收稿率還要高的期刊,那還不如不要在該期刊發表。)在退稿之前,他們通常會用3個月的時間來審核你的文章。長時間的拖延是不尋常的:我的草稿曾經被一份期刊用兩年的時間去審核。當他們最後回函給我的時候,是要求我修改後重新投稿。如果你向聲望不高的期刊投稿會比較有機會發表,不過基本上不會有人去讀你的文章。你在大學的哲學報告拿過A,並不表示你就有能力寫出一篇哲學文章。(請見我討論發表哲學文章一文。)

第二,想一下已發表哲學文章的龐大數量。在本文撰寫之時(2008),《哲學家索引》,索引四十個不同國家、幾乎所有的學術性哲學刊物,每年回報有一萬四千份新的索引紀錄。這表示每年有一萬四千份新的哲學文章和新書。1940之後,約有四十萬份哲學書籍與文章出現。你認為這個領域中平均每個人的閱讀比例是多少?現在你可以用猜測的方式去初步評估那些會閱讀你文章的哲學家比例有多少。

所以說,當你辛苦耕耘的文章歷經數月而終於發表的時候,卻極有可能幾乎沒有人會注意到,而且極有可能學術界對該文章反應會是零。

10.  我會在我的專業領域中存活下來嗎?

很有可能。假定有人獲得終身值制度的工作(相反的情況,比如,一到三年的約聘教職),取得終生職這件事會佔掉他前6年教職生涯的大多數時間。這不是一件簡單的工作,因為他必須有一定數量的出版量才能獲得終身職的獎勵;否則,他會被解聘而且必須在一個比較低排行的學校中找工作,或者就乾脆離開這個行業。不過大多數的人都會成功獲得長期工作。

11.  我們怎們樣在哲學領域中求取進步?

有一些有好工作的人獲得了這個領域的矚目。他們怎麼做到的?有3個主要因素:

       a.    聰明才智:這是在這個領域中成功的必要條件。他要非常在行去設計聰明的論證以得出驚人的結論,並且在辯護這些主張的時候有明快的反應。

       b.    人脈:他必須和正確的人們見面與交上朋友,這是指那些已經在這個領域有所建樹的哲學家們。

       c.    好運。

12.  那到底有什麼鬼理由會讓我想要成為一個哲學家??

你或許不會成為一個哲學家。哲學研究所只適合極少數的人口。如果(a)你享受在大半的生命中都在教大學生基本的哲學觀念,不然(b)你極其聰明而且有創意,你可以優游於哲學之中(eat and drink philosophy);而且在這兩個情況中(c)你可以滿足於比起和你同樣教育程度與聰明程度的人來說要低得多的收入,那麼哲學研究所或許適合你。

極少數將來能夠找到--並且保持--哲學研究工作的人,會擁有,或許對他們來說,世界上最好的工作:

       a.    你可以,大半而言,按照你自己規劃的時間工作。一次教兩門課的話,一個人通常一週只需工作兩到三天,而且課程的上課時間幾乎都由教授決定。你大部分的工作--研究--都可以在家裡或圖書館完成。這不是說那樣的工作很簡單或者說你不需要常常工作;只是說時間上的安排是很彈性的。

       b.    你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去過暑假。

       c.    別人付你錢(大部分而言)去談論哲學。

(c)是重點。如果這對你來說是個很棒的想法,那麼哲學或許適合你。如果不是的話,那就不適合。

Area: